配资

我的账户
长海新媒体

自媒体资讯干货

亲爱的游客,欢迎!

已有账号,请

立即登录

如尚未注册?

加入我们
  • 客服电话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配资400-000-0000

    电子邮件

    xjubao@163.com
  • APP下载

    长海新媒体APP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

  •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长海新媒体公众号

长海新媒体 网站股票配资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他们曾在10年前评论中国独立剧情片的未来

2020-07-10 发布于 长海新媒体

原标题:他们曾在10年前评论中国独立剧情片的未来

配资疫情弥漫的2020年,中国影戏走在未曾有过的艰巨门路上,影戏院被封锁数月,大量影视公司消散,不可胜数的从业者也在渐渐脱离,中国影戏的出路会在那边?在十年前的2010年1月,征象网曾经公布一篇名为《困境与出路,12位影戏人关于中国独立剧情片现状与未来的看法》。十年已往,其中的一些导演还在坚持创作,也有部门人已经淡出了大众视线,而他们各自的观点与已往十年之中的小我私人创作有产生了怎样的呼应和对照,也十分值得回味。

前言

这几年独立剧情片的数目是有所上升的,但是,许多的看法认为近几年,尤其是近两年来,独立剧情片的创作处在低潮,在中国独立纪录片屡获认可的时候,剧情片却似乎日益无力,面临一种模糊暧昧的困境,在09年重庆民间独立映画展的一场讨论会中,谈到独立剧情片的未来,应亮说:“没有几多前途,未来真的特别昏暗。”,杨瑾则说““我们的未来发展是什么,我确实是不知道。”征象网专访了9位独立剧情片导演和1位专业制片人,并节选了2位导演在CIFVF讨论会上的谈话内容;从他们的个案访谈中,大概我们可以管窥一貌,并睁开对中国独立剧情片的现状和未来的思索与探讨。

征象网2010年的一份大陆独立剧情片/纪录片的数目统计表

征象网2010年的一份关于“中国独立剧情片创作困境缘故原由”的征象观察投票

以下为2010年这12位其时的独立影戏人的访谈节选(排名按首字母拼音)

01 崔红

配资困境:“懂这个行业规则的制片人,又会存眷独立导演的太少了”“我认为整个独立影戏界还不敷开放”

配资出路:“需要我们开放心态,要跟给多人看和接受,不要排斥差别声音,需要提高导演的专业素质和领导者的视野。”

采访原文节选

记者:您作为专业的独立剧情片的制片人你怎么看它现在的状态?

配资崔红:中国独立剧情片现状是怎样我并不太相识,我只是选择了几个新导演的项目投资和互助。我的操作大概只会影响一到两个导演和他们的创作,对于中国独立剧情片的状态不至于产生什么影响吧。南京和宋庄每年的活动影响好像越做越大,我以为这个状态是令各人满足的。

记者:您在制片方面的所做的是体系、专业和可连续性的,您要是能说说这方面就最好了。

配资崔红 :是的,惋惜有些人不太懂这个体系和规则,我不乐意我的操作伤害到中国独立剧情片的状态,更不乐意别人误解我的方式。以是......。

记者 :我们主要是要认清它现在的状态,才能确定种状态的属性,之后才能确定是不是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或许去让它能朝着更良性的偏向去发展。

崔红 :对,这是一个行业规则,我以为惋惜的是另有许多的人不懂装懂。惋惜的是懂这个行业规则的制片人,又会存眷独立导演的太少了,我很孤独,我的操作还没有太多人明白和相识。逐步来吧。现在独立影戏的状态不是很清晰吗?

记者:也许另有许多人迷糊着吧。

崔红:太多其他人迷糊的话,我也不想说什么。我的事情不是让他们不迷糊,而是他们需要自己明白过来。谁人时候,我才开始对话。请你理解。

中国的独立剧情片的影响现在还太不敷了 ,这个很惋惜,独立不是自娱自乐,而是要让更多人看到中国独立剧情片。保持独立精神,坚持独立精神,特别是在和主流和市场这个恶劣情况打交道的同时保持独立更显紧要。现在的状态是许多人把独立与自我等量齐观、把独立和自恋等量齐观,如许的看法是很局促的。我们只能逐步来,不急。以是我说我的举动现在不会有太大影响 。虽然每年的片子好像越来越多,但质量却没有成正比上升。

配资特别是现在,我认为整个独立影戏界还不敷开放。这需要我们开放心态,要给更多人看和接受,不要排斥差别声音,需要提高导演的专业素质和领导者的视野。末了我想说:恼怒是脆弱的解决不了问题 ,需要休养和技巧把它转化成一种思索。

02 耿军

困境:“独立导演通常第一部、第二部都是用非常省钱的方式,但之后他们有的就想贪大,反而就更难举行。”

出路:“要应用自己能控制的方式,包括钱,做一个适合自己的,这个是最紧张的。”

采访原文节选

配资耿军:剧情片嘛,他需要调动的社会资源大,像我这种独立导演通常第一部、第二部都是用非常省钱的方式,但之后他们有的就想贪大,反而就更难举行。我自己反省下,应该照旧不会很大,好比我上一个做个五万的,下一个我可能就做一个两万的。如许会轻松好办一点。

现在无论做商业片照旧独立的都是如许一个局面,越做越大,没有人说要越做小的。我说的话,是要应用自己能控制的方式,包括钱,做一个适合自己的,这个是最紧张的。为什么不能用两三万块钱把片子拍的特别好?固然可以啦。你上亿都能拍的那么烂,那跟几多钱没什么关系啊。而且现在数码也很自制,主要照旧看小我私人的创作能力。

记者:除此之外呢?

配资耿军:有可能他第一个片子做得好,第二个片子做的还可以的时候,有的就会想去做商业片,这个是自然而然的事。有的就是喜爱做商业片,完了,把独立剧情片当成了已往时,这种也挺多的。像我的话,第一个做完,第二个做完,就会思索是否应该有个改变。这与小我私人的创作情况是有关系的,个体有个体的缘故原由。

造成现在如许的状态,除了他们个体的缘故原由之外,固然更多的是来自于大情况的影响。大情况是那么的不可预测,况且人都有盲从的部门。如果是足够坚定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虽然许多工具都和生活痛痒相干,而且创作事情自己就是生活的一部门。但是咱也不能把自己拍的影戏搞得像小时候写的日志一样,完了就把它锁进小抽屉里,你爸妈要看一眼还得撬锁。然后自己多年以后,当自己不敢再面临时,就把这个像垃圾一样扔了,然后有一小我私人有窥视的欲望,才会看上一眼。那就没有意义了,影戏自己就是要流传要有更多人看嘛。既然你有能力做,那么你也要有能力推广,就像你生孩子似的,这是一致的,很紧张的。

配资至于龙标不龙标实在与影戏自己没有什么一定的接洽,龙标也有好影戏,非龙标也有差的。我以为就是看你怎么在有限的条件里怎么发挥,不是混。像我如许,下个剧情片照旧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没有什么能束缚你,只有你自己去怎么控制。到目前来说,这都是自然而然的。

配资记者:您有看到中国独立剧情片也像您上面说的那样的动向么?

配资耿军:倒没以为有什么样的趋势动向,无非只在制作和技能上会更完善,会更精致。其他倒没什么偏向性可言,百花齐放更好,我操。荒诞就荒诞、写实就写实,甚至童话啊、飞啊都可以。

配资像李红旗的那种小我私人的感觉上的就模仿不来的就挺好挺奇特的,我如许的创作,就和自己的履历会有很大关系,就像应亮有应亮的味道,另有徐若涛的工具也足够够创新。就看你能把个体燃烧到什么样的水平,你要是比力懒散,那你所发的光也许会微弱一点,要是你能把自己燃烧的通透些也许你的片子很更过瘾一些。

记者:海内的独立纪录片好像更过瘾?

配资耿军:这肯定啦,由于纪录片它直接且有气力,而且国度这个么大,话题这么多,可拍的工具太多了。实在剧情片可拍的工具也一样许多,照旧由于小我私人能力吧。我的第三部肯定就是纪录片,我得歇一下。履历的工具是创作的源泉,就像画画一样,我还处于写实阶段,还不会玩飞的。影戏我是从写实开始的。但之后第四个可能就是剧情片了。纪录片已经在拍了,是家乡的一个民间艺人。而且纪录片的经费无非就是解决小我私人的生活问题,再就是人际来往上的一些成本。况且纪录片我也是特别喜爱的,也很希望自己有时间和精神来做。我是近几年看了些特别好的纪录片之后受了很大的刺激,我以为我身边也有那么多好的题材,不拍,瞎了。

像上面我说的徐若涛他在今世艺术做了那么多年,他的工具肯定是在一定通例之外,在创新这一块还做的挺有突破性的,是客岁比力有突破性的一个片子。我不信赖网上那些人写的那些工具,我操,我以为谁人不友善,而且是有敌意的。一个作品出来理解、误解、费解这都没关系,但是敌意来看待,那么这些人就太不隧道了。

03 柯枫

困境:“如果独立影戏不能在市场上有所为、找不到一个良性的机制来扶着他们的话,那他们能把如许的事情做多久?他们会自己萎缩。”

配资出路:“我以为独立影戏人整体来说做的照旧不敷多,像东欧的影戏、韩国的影戏他们都很团结来改变一些自己整体的情况。这应该成为一个群体发力来改变”

采访原文节选

配资记者:整个海内独立剧情片的状态还不是如许的?

配资柯枫:有人在大唱赞歌说这个市场怎么怎么变好了。也许市场简直有好转,但所谓的精品,耐看的片子照旧比力少。海内的独立剧情片方面,你说张元的《达达》是不是独立影戏?我以为他应该是独立影戏,我就以为它也是相当好的一部影戏。另有刘杰拍的《透析》泰半部都是很不错的。他讲的是一个刀下留人的故事,是一部力作,但是我以为刘杰另有在某些地方有些妥协的。其时我和侯孝贤一块看的,去了威尼斯嘛。

配资别人也问我本年有哪些好片子,我就说除了《上访》之外另有值得一看的片子。但是要是说一般的小众影戏,像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啊他们这些年都做了些不错的影戏啊,他们真的能让中国影戏人学到不少工具。

根原来说,独立剧情片的剧作能力原创能力都在削弱。有点文化、思想的片子在市场这么好的情况下我以为是能找到它相应的受众的,但现在没有。你看外洋,在这方面就做的不错,圣丹斯那些影戏节它一样能在主流当中找到它的观众,实在主流观众特别欣赏那些新锐的工具。需要从我们这边能有一帮人能占据主流的一个位置,来提升它对社会的存眷水平和文化品质。也就是说我们绝对不要放弃了,永远就只是自产自销,在小众内部流传。

我以为我们这些影戏是可以找到观众的,像那些获了奖的,实在观众是支持的。这么多的影迷肯定不会只满足于去看《三枪》如许的影戏的,像一部影戏要是可以或许让人长时间的思索,对这个社会、民族有一些反思等一些深条理的工具的话,是可以找到相当一部门的观众的。只是说你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卡位。

配资但是我以为独立影戏人整体来说做的照旧不敷多,像东欧的影戏、韩国的影戏他们都很团结来改变一些自己整体的情况。这应该成为一个群体发力来改变,像已往那些从前几步艰巨的走过来的人对行业、体制的改变就没有一个反馈。在这一点上中国大陆还真的做的不如台湾好,他们对扶持自己的人都很专心、很团结。他们都在为他们的年轻导演呼吁、奔走、喝彩。而我们这边呢,像陈张之流什么都没做,相反还设了不少坎。像曾经给他们做过副手的这些人,也没从他们那得到什么借力。在其他行业所存在的传帮带在我们这个行业还比力少,倒是用了你,然后把你的骨头吐出来。

末了说到影戏人自己的职责,作为在文化上一个先锋代表,一个影戏人对当今社会没有个或反思、或促进、或鞭笞,那这个社会必将是一个很死气沉沉的社会。究竟我们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至少对于我来说,我不会去唱赞歌的。

配资为什么在外洋那些针砭时弊的、鞭笞社会可以或许拿政策、人文、社会征象哪怕是灾黎征象、贫富不均的征象、战争的道义等来作为主题,而这些题材没人能做,只有独立导演在做一些,但是如果独立影戏不能在市场上有所为、找不到一个良性的机制来扶着他们的话,那他们能把如许的事情做多久?他们会自己萎缩。

04 李红旗

配资困境:“做剧情片的人自己的能力问题,像他们的想象力和现实相比可能只相当于一只鹦鹉的想象力。”

出路:“你作为一个表达者、创作者,你和现实同样浮躁,甚至比现实更浮躁的话,那么你就只可能是等而下之,注定事情不会有何等精彩。”

采访原文节选

记者:好像现在整个独立剧情片类现状和您一般,在走一步看一步?

配资李红旗:对啊,我以为就人的想象力和现实比是要逊色许多的。要是拍纪录片,你只要有耐心盯,那么任何一个题材都可以拍出让别人目瞪口呆的片子的。像欧洲那样很平静的国度,他们制度很明确,什么乱七八糟的是少些,但在中国来讲,许多事情都没有端正,什么事情都可能产生,以是现实比人的想象力要更让人受惊得多。

配资纵然他们想去拍一个让人在剧情上受惊的片子,那么在中国如许的现实下,你想象的剧情很难超出现实自己。再就是做剧情片的人自己的能力问题,像他们的想象力和现实相比可能只相当于一只鹦鹉的想象力。

配资另有我以为最根本的缘故原由就是人太浮躁了,在目前这种现状下很难不浮躁。但是你作为一个表达者、创作者你和现实同样浮躁,甚至比现实更浮躁的话,那么你就只可能是等而下之,注定事情不会有何等精彩。也许这些都需要时间吧,或者需要精神上做够强盛的哪一个两小我私人能在如许的现实条件下坚持自己,能沉下来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再就是我们不能做影戏就只盯着影戏看,我自己平时也很少看影戏方面的书。在技能上的问题你在拍的历程中肯定是会遇到的,只要你不是傻子。我们应该把自己的心放得更宽一些,否则只是越做越‘专业’。

05 万玛才旦

配资困境:“它的处境确实每况愈下、越来越难。”

配资出路:“我以为最要害的是要开拓自己的影戏作品自己吧,然后就是在制作上需要精良。”

采访原文节选

记者:您怎么看独立剧情片的现状?

配资万玛才旦:它的制作水平、内容的深入水平照旧有很大的进步的,整体都进步了很大一步的。但是它的处境却是每况愈下、越来越难,这无论是海内照旧外洋。

主要的缘故原由,照旧在于大情况的不理想吧。外洋对独立影戏制作的存眷水平可能没有上世纪九十年代或者两千年初那么高了。海内的制作趋势也在产生着变化,无论是投资的偏向照旧存眷的热门都在产生变化,以是各个方面都比力艰巨。像《探求智美更登》我们是立项通过的,那么我们在海内会在影戏频道等地方会有些刊行。但是你要收回别人给的投资在目前的状态下就不是很理想,无论是在海内照旧外洋的市场来说。要是我们这个片子连立项都没通过的话,那么就更不可想象了。

配资改变如许的处境,这个真的很难说能有几多转机。我以为最要害的是要开拓自己的影戏作品自己吧,然后就是在制作上需要精良,这个无论对海内照旧外洋的一个刊行是起很紧张的作用的。制作要是比力粗糙的话,对后面的刊行是很有影响的。像我自己在这方面遇到的最大的问题也是刊行吧,片子做出来,去了一些影戏节,也有些回声,但是刊行照旧很艰巨。

06 王笠人

困境:“现在的整个情况很欠好”“很少能看到一些让人惊讶的作品。”

配资出路:“要想突破的话需要在创作方式上、创作团队的技能气力上有更大的进步”

采访原文节选

记者:在您看来整个海内的独立剧情片是怎么样的一个状态呢?

配资王笠人:我一直都不太喜爱拿剧情片和纪录片作比力,他们是两个不一样的工具。中国的纪录片可以说是现在世界上最好的纪录片,希望各人在存眷纪录片的同时越发存眷剧情片的创作。现在的整个情况很欠好,而且它也需要许多钱的投资,来让导演来做这个工具。否则导演的制作方式会有种局限性,好比第三部片子还和之前的差不多。一个是在创作方面感觉模式化;以及资金方面的限定,都很难去突破。

不外,独立剧情片方面它照旧处于一个发展阶段嘛,很少能看到一些让人惊讶的作品。要想突破的话需要在创作方式上、创作团队的技能气力上有更大的进步,需要探求、实验一些新的拍摄要领等等。

07 徐若涛

困境:“整体上的现状是迈不出脚”“做剧情片的困难简直很大,不是一小我私人能完成的”

配资出路:“如果是从有无意义上来讲,我乐意去拍剧情片,就是说我乐意去做无意义的事”

采访原文节选

配资记者:您怎么看独立剧情片所处的现状呢?

徐若涛:现实上我这个片子没有代表性,对于这个总体它是属于边沿的个案。我犯的一些毛病就是并没有把这种边沿性体现的更彻底,我试图把这个片子往回拽一拽。而那里边肯定有许多精彩的导演掌握了那些技巧,做的很好。我经常有些要领论上的想法,怎么拍影戏。每小我私人要找自己的方式,不是说独立点就是钱不敷拍出来的影戏,条件有限拍出来的影戏就叫独立影戏,肯定是找到一个自己看待世界、表达看法的一个工具。照旧那句话,这个提及来简朴,做起来难。

配资对于整体的现状,我真是没法说。像前次的南京影展,我思量许多,原来要写一篇稿子,想想这篇稿没法写。像你履历了一些事以后作为导演你会有些详细的意见,但这种事情不能说,主理方的条件、它所蒙受的压力,你负面的工具就没须要去说了。这些工具不是我瞥见,是任何人都瞥见,为什么有这么多活动上的详细的问题呢?这是完全没有措施解决的事。

主要是不敷富厚,像前次北京这边相对类似的工具比力多。应该是这么多人做这个事,应该是能更富厚的。我说的这个富厚不是一个情势感的,它还不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再,技能上我也没有发言权,像我如许的几多带有一点反技能的倾向。而且还不是我主观上有意反的,而是我不懂。

配资整体上的现状是迈不出脚,固然这不是像我这种插一脚的人能去评说的。就像我举动确实像在玩票,但是我对于此却很不愿认可,呵呵。许多工具主要是在导演,但是做剧情片的困难简直很大,不是一小我私人能完成的,但你又要表达小我私人的工具。剧情片好像很难走出一个怪圈,而且它和纪录片的差距各人都能看出来,固然他是完全差别的两种工具。

如果是从有无意义上来讲,我乐意去拍剧情片。就是说我乐意去做无意义的事,纪录片是有意义的事。要是能真正做到无意义,那可能还真是一条不错的路。

08 杨瑾

杨瑾:我们未来怎么发展,我不知道。

配资本文节选自09年重庆民间独立映画展关于独立剧情片讨论会的灌音整理,整理人:陆梦婷

配资评论未来,起首我需要谈一谈已往,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评论山西独立影戏的发展,标题就叫做《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发展是什么,我确实是不知道。已往的第六代导演,他们是怎么发展的,现在娄烨、王小帅照旧会抨击,不要搞商业啦,要以艺术为准,而现在年轻的导演要是有三部独立的片子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由于现在有许多诱惑,你拍完一俩部片子之后你就会遇到一俩个制片人,好比宁浩遇到了刘德华的同学,他也和我另有应亮谈过,你有没有商业片的计划啊,我们的回答都是:没有。他和徐克的妻子客岁建立了一个公司,他的老板叫做江志强,投资过《十面匿伏》《英雄》等等,他基本三个月见一次,问我:你有没有商业片的计划,我来投。

配资虽然如许,他们的心田照旧希望做艺术影戏的。刚刚马来西亚的导演叫做何野萍,说我们这个影戏但是商业片,我看了看照旧艺术影戏,照旧没有前途。实在到了末了,就像一句话“学高为师,德高为范”,谁拍的好,各人看在心内里。

我的下一部影戏,虽然要“骑墙”,但是它是一个儿童题材的。制片人说,我们要不带上龙标。卖到影戏频道,看如许能不能收回一点成本。这是为制片人思量的,我所要做的照旧要以艺术为准,尽量拍摄得好一点。

配资北京之前举行过一个“华语青年影像论坛”,台湾香港的导演都有来参与。大陆的导演一上台就是我们要打败好莱坞,我们要做商业影戏,这个就是拍摄《非常完善》的导演,这个片子据说已经一个亿了。

台湾的导演上台发言说我们照旧要以艺术为准绳,拍摄一些更靠近于生活的影戏,做一个如许的表达,不要思量商业,那是制片人的事情。整个论坛就吵成一片,有一位台湾导演表示如许的话没有措施和大陆举行合拍。香港和台湾的老导演会支持新生的,但是咱们的第六代却没有如许的支持,都是学生从学校出来自己去拍摄的。我们未来怎么发展,我不知道。

09 应亮篇

应亮:没有几多前途,未来真的特别昏暗。

应亮:选择讲故事影戏门路的同学要审慎,没有几多前途,未来真的特别昏暗。

本文节选自09年重庆民间独立映画展关于独立剧情片讨论会的灌音整理,整理人:陆梦婷

有几个我熟悉的导演都说了,未来可能会去“骑骑墙”,可能会去带一带龙标,这一种状态也部门得解释了为什么地下剧情片会越走越低。我的看法是地下剧情片受到最大的困扰是人才的流失,咱们政府越来越好了,广电局越来越宽松,给了许多年轻人时机。

配资原来宁浩(这一次在重庆放映了一部《香火》)他需要用自己的积蓄去拍摄影戏,然后才可以得到拍摄电视影戏的时机,这之后照旧不可以进入体制,需要去等,需要去找,去碰运气,比及了一个“新兴导演计划”。而这个计划内里十二部影片,也未必每部都可以变《疯狂的石头》,也是由于一些机遇在其中,他遇到了一些可以帮助他的人。(宁浩的乐成)似乎看上去他是一个范例,但是在其时来讲,宁浩只是一个个案。现在的状态要比当年好许多,许多年轻人在结业之后有更多的渠道可以拍到电视影戏,低成本的笑剧片。然后一些很有钱的公司,也不知道他们钱从哪来的,许多钱莫名其妙地就投入到影戏的拍摄当中。

有志于拍摄剧情片的人一般都有学院配景,这是与纪录片导演差别的:纪录片导演更多的是有诗歌、新闻、绘画配景的,或者是社会研究事情者配景等带有社会学意味的作者。在纪录片导演思维方式中生活的紧张性是要远远高于影像的,但剧情片导演对于现实生活的凌驾性和破坏性要高的多,把拍摄当做一种攫取性和功利性的方式,这种心态是非常强烈的。尤其在工业化的生产当中,比方在电视剧拍摄中,天天需要拍摄十几场戏,三班倒,没日没夜地拍摄,这只是一种事情。

配资而拍独立剧情片只管可以把人手像刘伽茵那样最洪流平地压缩,但是它照旧可以改变现实和操控对象,是一个从虚到有的历程。以是有一个相对来说宽松的情况,由于剧情片导演“依赖性”比力强,需要依赖一些机构、特定的人才和资金,这就导致许多年轻导演开始去探求一些比力合理的方式去拍摄一部比力切合自己意图的剧情片。

我们是如果拿不到影戏局的批准,不仅得不到一些相应的文化制作的支持,我们还会受到很大的滋扰。另有就是我们的自我的生存压力,由于中国大陆存在一个特别物质化,特别爱学香港的情况当中,认为香港什么都好。搞影展要走红地毯,要放房地产广告牌什么的,搞得很花哨,没有学习到香港好的一面,给做影像的人很欠好的影响。做影像的和做今世艺术的照旧有许多差别的,由于今世艺术这一块已经完全市场化了,这是与做影戏的人的情况和渠道是差别的。独立影戏人如果自己没有一个稳定事情的话,他们的生存状态和那些没有出唱片的地下乐队特别像,就是没有来日诰日,团队成员不停流动。

以是选择独立影戏门路,尤其是选择讲故事影戏门路的同学要审慎,没有几多前途,未来真的特别昏暗。由于它已颠末了一种很纷繁庞大,江湖草泽,像九五-两千年,感觉是出现了一大批人在铺路,再往前走如许一个相互竞争,得到新的时机点和新的资源如许一个阶段。实在谁人阶段也没有多优美,由于那些人的初志也不是会继续做(独立影戏)这件事。提到已往自己就是黯淡,现状和未来也是一样。

10 赵晔

困境:“你要是连续做而连续没有回报的话,那这个还能怎么说呢。”“横竖就是有点半死不活的状态。”

出路:“我以为岂论是创作者、影评人、照旧制片人都得实验更多元的去做这件事,就是说一定要把心胸打开,越发包容。”

采访原文节选

记者:做院线?

赵晔: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的第一部影戏没有走院线,而现在又去做?实在也没什么一个很强的目的,由于如果不通过审查的话,现在并不像刚开始投资个二三十万就拍......;而且现在版权都在投资人手里,递不递审查是制片方的事情。我只管列提纲,写脚本。在创作上基本上我照旧很自由的。

对于制片人这一块,虽然只是一个事情方式。但是我以为两小我私人一起互助起主要意见意义相投,不是说这个制片人只要能顾钱就好。由于从前也有许多比崔红更有钱的人来找我,但是我都没选择和他们互助。由于他们要不就是在创作偏向上有蛮多的限定,亦或是在某些观点上不能相互明白。以是说你要是有崔红如许的制片人,会省了导演不少功夫,你只用去专心的创作,由于有许多事情是导演没那么多精神去思量的。好比说我刚刚回来的日本,那边的独立影戏导演只用管自己想怎么拍就好,其他的事情只是要报给制片人,交给他们来做。像我自己也在想,要是我没有如许一个制片人的话,那么我将怎么往下走?其他许多导演都面临着像如许的问题,那么你就必须获那些国际知名的奖项,以致有相干的刊行来支持你。

配资假设一个导演拍了一个片子,那么你要没有审查通过的话,你就无法在海内刊行了是吧。那么就只能在外洋,要是外洋影戏节也不认可,没获奖,没奖金,不能刊行的话。第一部你投资也许不是很高,也就算了。但是接下来第二三部你要是还不能,那也就很难再往下走了。实在如许说一点都不功利,究竟影戏无论几多你都是要投入些资金的,你要是连续做而连续没有回报的话,那这个还能怎么说呢。像我也熟悉许多其他的独立导演,实在说到这些也不是要迎合谁,这只是一个正常的投入产出罢了。

配资记者:对,那您认为其的现状是怎样?

赵晔:我感觉就海内来说也就刚刚开始,处于开端发展的阶段,还离完善和成熟相当远。独立影戏发展到现在也有二十年了吧,但一直照旧处于起步阶段,也许这和我们国度体制有关系吧。怎么说呢?横竖就是半死不活的感觉。

配资记者:详细的缘故原由是?

赵晔:详细的缘故原由就非常多,起首肯定是体制的缘故原由啦,好比在美国做独立和在中国做独立观点就不一样。在那边你要做得好你可在院线刊行,在海内你是完全不可能的。独立影片基本都丧失本土这个最大的市场,在海外你不管怎么获奖也好,你照旧有很大的局限性。而你在海内的这些观众要是没措施造就其他们的习惯,不去影戏院去看的话,这反过来会对创作者有很大的影响。除此之外每个创作者自身也有缘故原由,我们的多元化还不能和美国比,他们种类更多更富厚。这固然也不是某小我私人的事情,而是这一代人的状态上的问题。

记者:既然如许的话,我们要怎么样才能突破这种半死不活的处境呢?

赵晔:我以为岂论是创作者、影评人、照旧制片人都得实验更多元的去做这件事,就是说一定要把心胸打开,越发包容。更需要可以实验更多种的创作方式,而不是越来越趋于类似。

11 郑威

配资困境:“没有看到在影像和表达上特别有特色,特别有想象力的影片。”

出路:“最紧张的就是搞创作,潜心搞创作的作者太少了,多做,少讲,更务实一些吧。我以为你的自由也好,你的独立也罢,都是在你的作品内里体现的。”

采访原文节选

记者 :就您在外洋的影展上看到的海内的剧情片,您整体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郑威:起首就是我所看到的独立制作大多数是偏向于现实主义题材的,大部门内容都是针砭时弊,针对一些社会问题,关于团体和小我私人如许一种语境内里的创作方式要多一些。其他没有看到在影像和表达上特别有特色,特别有想象力的影片。这可能照旧受制于一个是题材,现实的工具受制于现实。可以或许在叙事上特别平衡的影戏非常少,但是好像中国影戏在国际上的荣誉大部门来自于他们对于本土深层的一种存眷,存眷那种心田的声音。

配资记者:那么总结一下,您认为在中国独立影戏里出现最多的俩个征象:一是题材比力单一,多是现实题材,第二个是在制作上没有特别有新意的作品出现。

郑威:对,岂论是在技能上,照旧内容上都没有新的工具出现,就像是一波潮水来了,另一波潮水还没有到来。我们需要去思索,到底现在的独立制作,需要往哪个偏向走。现实是有许多层面的,就像洋葱拨开了一层一层的都会不一样,还需要更多元化,更有意思的工具出现。

记者:我想独立影戏之以是出现题材单一的问题,另有一点是受制于资金,由于如果需要做大的话,需要更多的投入,而现实题材更适合于没有钱的新导演制作。

郑威:我认为这种想象力不是单指局面上的幻想力,而是叙事上的想象力,就像是金基德那样的。金基德在人物设计,在空间上是很有想象力的。他的影戏费钱也很少。要害是要一种平衡的感觉,就像是希区柯克的影戏,实在也并不是说需要许多的钱,最主要你是要设置怎样的一种机制,让观众可以继续下去。

配资创作者照旧应该静下心来搞创作,中国照旧声音太多,各人都想发作声音来,然后一获奖就是一大堆。但是最紧张的就是搞创作,潜心搞创作的作者太少了,多做,少讲,更务实一些吧。我以为你的自由也好,你的独立也罢,都是在你的作品内里体现的。实在现在每一天我都面临着自己跟自己的对话,我该怎么办。实在心田是很抵牾。

配资记者:那么这个抵牾是什么?是自我和观众,自我和体制,照旧…..?

郑威:这实在都有。如果只是小我私人的问题,那很好解决,我就去表达自己的理念,我就是自由的。谁人时侯,你难道就会满足于此么?你所理解到的独立和自由,难道就一直是如许的么?但可骇的就是,你在改变,就像导演自己一样,你也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部想要的是什么。就像科恩兄弟一样,他们剧中人物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是什么样的。我的老师讲得很好,不停地去挑战自己,不停地去改变自己的状态。在他看来,在韩国的一些作者导演,像洪尚秀,张律的作品就一直在重复自己,这就不太好。我想这种抵牾,在独立影戏如许的制作情况下面来说,越发的尖锐。许多导演的心田不管是在经济上,照旧在艺术上,都会很抵牾。

记者:有的导演认为从事独立剧情片的作者只要不想着发大财,不想着出台甫,只要穷风骚,才可以坚持做下去。有一些导演提出了小我私人影戏如许的一种观点,就是独立影戏越来越私人化,由于拍摄器材越来越自制,拍摄的门槛也降低了许多。

配资郑威:我不如许认为。由于就像博客一样,人人都可以写,也是很私人的。但是影戏是越发具有社会性的功效

记者:是不是影戏更有一种大众传媒的属性?

郑威:对,有人会说美国有影戏,日本有影戏,但是不会说中国有影戏,或者是瑞典有影戏,由于我们没有影戏文化。影戏是需要承载着文化的,就像在松竹新海潮时期,日本在同一个制片厂里,出现可许多新的,气势气魄迥异的影戏。影戏承载了一种精神性的工具,它应该是逾越了小我私人表达需要。我照旧比力喜爱小津,一种把技巧溶解于无的一种状态,就像在他的墓边所写的字一样,“无”,这种无,肯定不是一种很私人,很小我私人化的工具。应该逐步到末了,就是一种你和生存情况的融合,而不是只单纯夸大你小我私人的存在。就像是一棵树,你就想要酿成黄色的,让各人一眼可以看到,在你身上留念。但实在不如全部的树在一起,组成树林如许的一种气场的存在,实在我们更应该夸大一代创作人配合拥有的工具。就像一代日本导演,或者说一代美国导演配合的精神,就像是科恩兄弟,昆汀都会存在,都会有各自的反类型,各自的反体制,但是他们都体现出了对好莱坞的一种共通的精神情质,就是怎样去抚慰人的心灵。他们的制作精良是体现在你通过一代人不停地积极,他们是有根的,这个根是类型影戏,也可能是类型影戏之间的融合。但是我们没有根,有的话,那就是在现实主义影戏。

就像贾樟柯的影戏,你可以感觉到他的人物都很边沿,都很辛劳,但是你想想一下他们做到影戏院里去看这些影戏,会是怎样的一个感觉,他们能得到解脱么,照旧能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么?以是我现在照旧越来越喜爱好莱坞,由于它其中好的影戏转达出来一种理念。实在好的影戏就像进教堂是一样的,它是为了给你一种抚慰。

记者:就您在外洋影戏节上看到的中国独立剧情片来看,您以为它的大抵走向会是什么样的?

配资郑威: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实在之前是一只会思索如许大的问题,但现在比力少。我可以肯定的话,以后肯定会走向一个多样化的局面。那么像独立影戏它的情势和操作模式,一定会一直存在下去的,由于民间是一个庞大的群体,由于除了工业表达的需要以外,他们也是需要发声的。由于大部门的导演照旧代表体制再说话的,体制内的自己在说话。民间照旧有民间自己的声音,这就给了独立影戏继续存在和继续发展的可能性。独立影戏之中一定也会分流派,会逐步变得和美国一样,会和制作公司互助,那相应就会有如许的制片公司出现的。以后运作和传媒的方式会越发多样化的,好比说通过网络。好比说现在美国观众对某部中国独立制作感兴趣了,只要通过手机就可以看到这部影戏。

记者:这也是和寓目方式的改变痛痒相干的。

郑威:许多时候都是人类的生活方式的改变影响着影戏的发展走向,有的时候脱离了这些改变来评论影戏的前途照旧太空泛了。艺术究竟是为生活服务的。

记者:那么在韩国对于独立影戏有什么样的一些态度和经验可以值得鉴戒呢?

郑威:韩国主要在政府层面上比我们要越发活跃一些,主要是在意识形态方面,韩国把影戏就看成是一种工业,那么工业就需要新鲜的血液的进入,以是扶植的力度会更大。其他的诸如民家和小我私人的和中国事差不多的。韩国影戏的独立制作实在和工业保持了一个比力良性的互动,互相提示着相互缺少些什么。实在照旧应该保持一种活力,这种活力是来自于相互之间的刺激,不管你是独立的照旧工业的,都需要听到来自差别领域的声音。

12 周耀武

困境:“我感觉各人都在说拍不了片,都没钱拍片。”

配资出路:“横竖我现在十来万资金没法动,要有几十万的投资的话,也就是得戴龙标咯。好的影戏不一定是通不外审查的,通过审查的也不代表坏的影戏,看导演选择吧”

采访原文节选

记者:您怎么看现在独立剧情片的现状?

配资周耀武:冯小刚、张艺谋我还知道点,我现在和独立影戏界这边接洽很少。我感觉各人都在说拍不了片,都没钱拍片。每一次各人聚在一起,晤面就是问在拍么?我就以为特别难堪,由于许多人都没拍片。你说你要采访我干嘛!我又没工具。07年拍的片,两年已往都没有拍新片。就即是是在征象网挂着的‘失落’了的导演。

记者:您这两年没拍新片最大的缘故原由是?

周耀武:没钱啊。

记者:您要几多钱才会拍下一个片子?

配资周耀武:少说也得二三十万吧,要否则没法去动谁人工具。就像之前,拉几万块钱就拍的片子,许多地方都没法让人满足,声音不满足、画面不满足、各个方面都不满足。要拍的话,至少这几个方面都要有些掌握才能拍吧。挺有意思的是,我感觉拍独立影戏的装备条件越来越好了,而好的独立影戏却越来越少了。

记者:没有钱的缘故原由是什么?

配资周耀武:没有忽悠的能力,没有忽悠钱的能力呗。你的上一个作品有没有拿大奖,也就没有奖金用来拍下一部片子咯。

记者:您不是已经拿了一些大奖了么?

周耀武:没没没。我以为像海内的独立纪录片就比独立故事片许多多少了。至于缘故原由嘛,就是导演自己的综合能力不敷嘛。这是一个普遍的状态,70年代的导演整体上都没有一个特别特别优秀的,而思想、文化、意识、美学的都不敷,没有进步。

题材很类似、伎俩很类似、资金很不敷。而且独立导演的生存情况太恶劣,以是就不能连续的拍片了嘛。不能连续的拍片,也就不会有富足的资金的参与,许多导演的思索和眼界也就没法打开,就在题材、局面、演员等等方面的发挥也就会有很大的局限性。这种局限不仅包括走院线时政府方面的,另有你导演自己的自我局限。于是你又会陷入资金的困境。之后你就只能往省钱的、人少的、局部的偏向去思索。

对于独立影戏也好,对于一个民族也好,优秀的影戏人终极可以或许存活下来原来就会很少,大浪淘沙嘛。现在好像纷骚动扰,你方唱罢我登场,末了也就剩下那几小我私人罢了。这几小我私人不光要有理想的坚持另有自己的积累,要坚持而且自己自己要有实力,许多一部门就一定成为过往云烟,呵呵,我现在也是其中的一个咯。

记者:如许的话,您现在的状态是?

配资周耀武:横竖我现在十来万资金没法动,要有几十万的投资的话,也就是得戴龙标咯。好的影戏不一定是通不外审查的,通过审查的也不代表坏的影戏,看导演选择吧。包括我在内许多独立导演已经形成了个思维惯性、思维定势,想转到那条门路上的话比力费劲。

原标题为:《困境与出路,12位影戏人关于中国独立剧情片现状与未来的看法》

编辑:征象网 泥巴

原标题:《他们曾在10年前评论中国独立剧情片的未来》

阅读原文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配资

长海新媒体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

相关分类
热点推荐
关注我们
长海新媒体与您同行

客服电话:400-000-0000

客服邮箱:xjubao@163.com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长海新媒体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长海新媒体 X1.0配资@ 2015-2020